前幾天去參加了甲上娛樂邀請的《同學麥娜絲》媒體試映會,是時候該來還債了。

這部電影是黃信堯自編自導的第二部作品;第一部是2017年的《大佛普拉斯》,有獲得包含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在內的不少獎項,該片也一直在我的Netflix片單上面,但這陣子太忙,一直沒時間品味。

另外,黃導在《陽光普照》跟《麻醉風暴2》中也有客串演出,前者是電影、後者是台劇,兩部都滿有深度的,推薦。

關於黃導及這部電影背後的故事,可參考遠見的文章(《同學麥娜絲》黃信堯:現實的殘酷,往往是最溫暖的體貼,換來世間的無情),裡面寫得滿仔細。

片名中的「麥娜絲」(minus)與「普拉斯」(plus)相呼應,一增一減,暗喻人生起起落落,但兩者在劇情上並無關聯,唯一的相似處就是都在描述小人物的故事。

這部電影的劇情非常簡單,簡單到可以說是略顯沈悶,卻也正如導演所說的,非常地真實。四位高中曾是同學的主角分別經歷著自己的故事,唯一的交集就是會聚在一起打牌交流感情,僅此而已。

以下節錄官方劇情簡介:

電風(鄭人碩飾)是保險業務員,領著微薄薪水省吃儉用買了新房,因為女友懷孕將步入婚姻的人生階段;從事紙紮屋行業又有陰陽眼的閉結(劉冠廷飾),因長期照顧臥病在床的阿嬤錯過婚姻,想尋求婚姻介紹所找一個好女人結婚;罐頭(納豆飾)在一次吞藥自殺後洗心革面,接下了戶政所的工作,因此與他心目中的女神校花麥娜絲重逢;添仔(施名帥飾)是懷才不遇的導演,卻在機緣下被政客(陳以文飾)相中開始選舉之路…

試映會當天黃導與施名帥、劉冠廷都有到現場,也有從編劇、演員的視角與大家分享關於這部電影的一些心得,好巧不巧當天正好是劉冠廷生日。

這部片一定要提一下的就是它的敘事方式,一般電影總是從第三者的角度在一旁靜靜觀察,但這部片中的掌鏡人與演員也時不時有互動,而黃導除了身兼編劇與導演外,也是旁白、甚至是演員,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加入了演出。

鄭人碩在這部戲中扮演的是一位遇到不滿只敢往心裡吞的白領階級,可能是因為看過他在《角頭2》裡的演出太深刻,渾身散發出一種大哥的氣場,總讓人覺得出戲。當然黃導也沒辜負觀眾,在片尾處終於讓他有了「表現」的機會。

劉冠廷也有類似的問題,他飾演的角色在四人之中最有特色,難度也最高,是位個性忠厚老實、講話嚴重口吃的紙紮屋師傅。雖然他的演技完全沒問題,卻與以往自信又成熟的人設大有不同,尤其看過他在《陽光普照》之中那陰險到極點的表現,實在回不去了。

施名帥的聲量不若前兩人高,卻是我近期很關注的一名演員,最早注意到他是從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裡那位調皮的精神科醫師開始,後來才發現他早已經參與過多部作品。這部電影中他飾演的角色或許不那麼討人喜歡,卻最貼近人性,現實社會中有多少人能比他更守得住自己的底線?只是為了戲劇效果有些誇飾罷了。

我對納豆反而比較不熟,知道他很久了,但很少看他參與電影。主角四人裡他是臉最臭的,卻也是帶來的笑點最多的。比起白領階級的心酸、陰陽眼的困擾、逐夢者的瓶頸,他的愛情故事更能激起大家共鳴,畢竟,誰年輕的時候沒幻想過與自己的女神/男神來個激情?

這位大哥也一定要給個鏡頭,他實在太有戲。「咖啡都有三合一了,演員是不是也可以三合一。」是啊,有什麼不能呢(笑)

最後想簡單提一下台大最近發生的事(一週三起自殺),雖然跟電影沒什麼關係,但畢竟都是在講小人物的無奈(台大學生也是小人物吧?),想找個地方紀錄一下。

其實台大學生的自殺事件已經不是近一兩年的事,而是年年、甚至每個學期都在發生,數量多寡而已。但這次似乎關注度比以往高,或許跟社會風氣轉變有關,社會上越來越多人願意接納「台大學生也是人、也會受傷」的這個事實,讓這些以往被光環擁戴的學生們更有勇氣說出來。

好巧不巧,報導者在數週前才發表了相關的文章,非常深刻地描繪了台大人的心聲:《走入優秀和多元競爭力的背光處──被頂大魔咒困住的年輕人們》

網路上仍看到很多評論感到不解,都已經考上台大了為何還這麼想不開?事實上我也不解,但或許正是因為這種不解阻止了我們走上相同的道路,或許正是因為我們還沒看到他們所看到的,才能天真地以為凡事都還有希望,以為活下去比什麼都重要。

當然我不鼓勵自殺,但也不反對他們的做法,畢竟都考上台大了,他們做出選擇之前肯定經過一再又一再的思考,應予以尊重。目前最困惑的,反倒是如果哪天類似的情況發生在我身邊,我該如何應對。


That’s it. Thank you for reading!


  • 片名:《同學麥娜絲》
  • 上映日期:2020/11/20
  • 片長:122分鐘
  • 導演/編劇:黃信堯
  • 主演:鄭人碩、劉冠廷、納豆、施名帥